唐代张九龄

晨兴步北林,萧散一开襟。复见林上月,娟娟犹未沉。

片云自孤远,丛筱亦清深。无事由来贵,方知物外心。


鉴赏:
唐代王昌龄

大将军出战,白日暗榆关。

三面黄金甲,单于破胆还。


鉴赏:
简析

  这首诗描写了汉武帝时,大将军卫青在漠北以武钢车合围单于,从此漠南无王庭的一战。

  结合史记的一段记载:“而适值大将军军出塞千余里,见单于兵陈而待,于是大将军令武刚车自环为营,而纵五千骑往当匈奴。匈奴亦纵可万骑。会日且入,大风起,沙砾击面,两军不相见,汉益纵左右翼绕单于。单于视汉兵多,而士马尚强,战而匈奴不利,薄莫,单于遂乘壮骑可数百,直冒汉围西北驰去。”(《卫将军骠骑列传》 )

  事件:“大将军出战” 漠北决战,大将军卫青率五万骑兵于定襄出塞千余里,深入漠北。

  环境:“白日暗榆关” 会日且入,大风起,沙砾击面,两军不相见。

  战法:“三面黄金甲” 大将军令武刚车自环为营合围单于,趁风起时反击。

  战果:“单于破胆还” 单于遂乘壮骑可数百,直冒汉围西北逃跑而去。

唐代钱起

倾酒向涟漪,乘流东去时。寸心同尺璧,投此报冯夷。

江曲全萦楚,云飞半自秦。岘山回首望,如别故关人。

浦烟函夜色,冷日转秋旻.自有沈碑石,清光不照人。

楚岸云空合,楚城人不来。只今谁善舞,莫恨发阳台。

行背青山郭,吟当白露秋。风流无屈宋,空咏古荆州。

晚来渔父喜,罾重欲收迟。恐有长江使,金钱愿赎龟。

去指龙沙路,徒悬象阙心。夜凉无远梦,不为偶闻砧。

霁云疏有叶,雨浪细无花。隐放扁舟去,江天自有涯。

好日当秋半,层波动旅肠。已行千里外,谁与共秋光。

润色非东里,官曹更建章。宦游难自定,来唤棹船郎。

夜江清未晓,徒惜月光沉。不是因行乐,堪伤老大心。

翳日多乔木,维舟取束薪。静听江叟语,俱是厌兵人。

箭漏日初短,汀烟草未衰。雨馀虽更绿,不是采蘋时。

山雨夜来涨,喜鱼跳满江。岸沙平欲尽,垂蓼入船窗。

渚边新雁下,舟上独凄凉。俱是南来客,怜君缀一行。

牵路沿江狭,沙崩岸不平。尽知行处险,谁肯载时轻。

云密连江暗,风斜著物鸣。一杯真战将,笑尔作愁兵。

柳拂斜开路,篱边数户村。可能还有意,不掩向江门。

不识桓公渴,徒吟子美诗。江清唯独看,心外更谁知。

憔悴异灵均,非谗作逐臣。如逢渔父问,未是独醒人。

水涵秋色静,云带夕阳高。诗癖非吾病,何妨吮短毫。

登舟非古岸,还似阻西陵。箕伯无多少,回头讵不能。

帆翅初张处,云鹏怒翼同。莫愁千里路,自有到来风。

秋云久无雨,江燕社犹飞。却笑舟中客,今年未得归。

佳节虽逢菊,浮生正似萍。故山何处望,荒岸小长亭。

行到楚江岸,苍茫人正迷。只知秦塞远,格磔鹧鸪啼。

月下江流静,村荒人语稀。鹭鸶虽有伴,仍共影双飞。

斗转月未落,舟行夜已深。有村知不远,风便数声砧。

棹惊沙鸟迅,飞溅夕阳波。不顾鱼多处,应防一目罗。

渐觉江天远,难逢故国书。可能无往事,空食鼎中鱼。

岸草连荒色,村声乐稔年。晚晴初获稻,闲却采莲船。

滩浅争游鹭,江清易见鱼。怪来吟未足,秋物欠红蕖。

蛩响依莎草,萤飞透水烟。夜凉谁咏史,空泊运租船。

睡稳叶舟轻,风微浪不惊。任君芦苇岸,终夜动秋声。

自念平生意,曾期一郡符。岂知因谪宦,斑鬓入江湖。

烟渚复烟渚,画屏休画屏。引愁天末去,数点暮山青。

水天凉夜月,不是惜清光。好物随人秘,秦淮忆建康。

古来多思客,摇落恨江潭。今日秋风至,萧疏独沔南。

映竹疑村好,穿芦觉渚幽。渐安无旷土,姜芋当农收。

秋风动客心,寂寂不成吟。飞上危樯立,啼乌报好音。

见底高秋水,开怀万里天。旅吟还有伴,沙柳数枝蝉。

九日自佳节,扁舟无一杯。曹园旧尊酒,戏马忆高台。

兵火有馀烬,贫村才数家。无人争晓渡,残月下寒沙。

渚禽菱芡足,不向稻粱争。静宿凉湾月,应无失侣声。

轻云未护霜,树杪橘初黄。信是知名物,微风过水香。

渺渺望天涯,清涟浸赤霞。难逢星汉使,乌鹊日乘槎。

土旷深耕少,江平远钓多。生平皆弃本,金革竟如何。

海月非常物,等闲不可寻。披沙应有地,浅处定无金。

风晚冷飕飕,芦花已白头。旧来红叶寺,堪忆玉京秋。

风好来无阵,云闲去有踪。钓歌无远近,应喜罢艨艟。

吴疆连楚甸,楚俗异吴乡。漫把尊中物,无人啄蟹筐。

岸绿野烟远,江红斜照微。撑开小渔艇,应到月明归。

雨馀江始涨,漾漾见流薪。曾叹河中木,斯言忆古人。

叶舟维夏口,烟野独行时。不见头陀寺,空怀幼妇碑。

晚泊武昌岸,津亭疏柳风。数株曾手植,好事忆陶公。

坠露晓犹浓,秋花不易逢。涉江虽已晚,高树搴芙蓉。

舟航依浦定,星斗满江寒。若比阴霾日,何妨夜未阑。

近戍离金落,孤岑望火门。唯将知命意,潇洒向乾坤。

丛菊生堤上,此花长后时。有人还采掇,何必在春期。

夕景残霞落,秋寒细雨晴。短缨何用濯,舟在月中行。

堤坏漏江水,地坳成野塘。晚荷人不折,留取作秋香。

左宦终何路,摅怀亦自宽。襞笺嘲白鹭,无意喻枭鸾。

楼空人不归,云似去时衣。黄鹤无心下,长应笑令威。

白帝朝惊浪,浔阳暮映云。等闲生险易,世路只如君。

橹慢开轻浪,帆虚带白云。客船虽狭小,容得庾将军。

风雨正甘寝,云霓忽晚晴。放歌虽自遣,一岁又峥嵘。

静看秋江水,风微浪渐平。人间驰竞处,尘土自波成。

风劲帆方疾,风回棹却迟。较量人世事,不校一毫厘。

咫尺愁风雨,匡庐不可登。只疑云雾窟,犹有六朝僧。

幽思正迟迟,沙边濯弄时。自怜非博物,犹未识凫葵。

曾有烟波客,能歌西塞山。落帆唯待月,一钓紫菱湾。

千顷水纹细,一拳岚影孤。君山寒树绿,曾过洞庭湖。

光阔重湖水,低斜远雁行。未曾无兴咏,多谢沈东阳。

晚菊绕江垒,忽如开古屏。莫言时节过,白日有馀馨。

秋寒鹰隼健,逐雀下云空。知是江湖阔,无心击塞鸿。

日落长亭晚,山门步障青。可怜无酒分,处处有旗亭。

江草何多思,冬青尚满洲。谁能惊鵩鸟,作赋为沙鸥。

远岸无行树,经霜有半红。停船搜好句,题叶赠江枫。

身世比行舟,无风亦暂休。敢言终破浪,唯愿稳乘流。

数亩苍苔石,烟濛鹤卵洲。定因词客遇,名字始风流。

兴闲停桂楫,路好过松门。不负佳山水,还开酒一尊。

幽怀念烟水,长恨隔龙沙。今日滕王阁,分明见落霞。

短楫休敲桂,孤根自驻萍。自怜非剑气,空向斗牛星。

江流何渺渺,怀古独依依。渔父非贤者,芦中但有矶。

高浪如银屋,江风一发时。笔端降太白,才大语终奇。

细竹渔家路,晴阳看结缯。喜来邀客坐,分与折腰菱。

幸有烟波兴,宁辞笔砚劳。缘情无怨刺,却似反离骚。

平湖五百里,江水想通波。不奈扁舟去,其如决计何。

数峰云断处,去岸映高山。身到韦江日,犹应未得闲。

一湾斜照水,三版顺风船。未敢相邀约,劳生只自怜。

江雨正霏微,江村晚渡稀。何曾妨钓艇,更待得鱼归。

沙上独行时,高吟到楚词。难将垂岸蓼,盈把当江蓠。

新野旧楼名,浔阳胜赏情。照人长一色,江月共凄清。

愿饮西江水,那吟北渚愁。莫教留滞迹,远比蔡昭侯。

湖口分江水,东流独有情。当时好风物,谁伴谢宣城。

浔阳江畔菊,应似古来秋。为问幽栖客,吟时得酒不。

高峰有佳号,千尺倚寒松。若使炉烟在,犹应为上公。

万木已清霜,江边村事忙。故溪黄稻熟,一夜梦中香。

楚水苦萦回,征帆落又开。可缘非直路,却有好风来。

远谪岁时晏,暮江风雨寒。仍愁系舟处,惊梦近长滩。


鉴赏:
唐代卢纶

高楼倚玉梯,朱槛与云齐。顾盼亲霄汉,谈谐息鼓鼙。

洪河斜更直,野雨急仍低。今日陪尊俎,唯当醉似泥。


鉴赏:
唐代白居易

想尔到边头,萧条正值秋。二年贫御史,八月古邠州。

丝管闻虽乐,风沙见亦愁。望乡心若苦,不用数登楼。


鉴赏:
唐代李商隐

红莲幕下紫梨新,命断湘南病渴人。

今日问君能寄否,二江风水接天津。


鉴赏:
唐代马戴

度鸟向栖急,阴虫逢夜多。馀霞媚秋汉,迥月濯沧波。

蔓草将萎绝,流年其奈何。耿然摇落思,独酌不成歌。


鉴赏:
唐代韩琮

曾经伯乐识长鸣,不似龙行不敢行。金埒未登嘶若是,

盐车犹驾瘦何惊。难逢王济知音癖,欲就燕昭买骏名。

早晚飞黄引同皂,碧云天上作鸾鸣。


鉴赏:
唐代姚揆

素琴孤剑尚闲游,谁共芳尊话唱酬。乡梦有时生枕上,

客情终日在眉头。云拖雨脚连天去,树夹河声绕郡流。

回首帝京归未得,不堪吟倚夕阳楼。


鉴赏:
唐代皎然

乱峰江上色,羡尔及秋行。释氏推真子,郗家许贵甥。

氎花新雨净,帆叶好风轻。千里依元舅,回潮亦有情。


鉴赏:
唐代齐己

莫问疏人事,王侯已任伊。不妨随野性,还似在山时。

静入无声乐,狂抛正律诗。自为仍自爱,清净里寻思。

莫问伊嵇懒,流年已付他。话通时事少,诗着野题多。

梦外春桃李,心中旧薜萝。浮生此不悟,剃发竟如何。

莫问休行脚,南方已遍寻。了应须自了,心不是他心。

赤水珠何觅,寒山偈莫吟。谁同论此理,杜口少知音。

莫问孱愚格,天应只与闲。合居长树下,那称众人间。

迹绝为真隐,机忘是大还。终当学支遁,买取个青山。

莫问无求意,浮云喻可知。满盈如不戒,倚伏更何疑。

乐矣贤颜子,穷乎圣仲尼。已过知命岁,休把运行推。

莫问闲行趣,春风野水涯。千门无谢女,两岸有杨花。

好鹤曾为客,真龙或作蛇。踌蹰自回首,日脚背楼斜。

莫问真消息,中心只自知。清风含笑咏,明月混希夷。

坏衲凉天拥,玄文静夜披。善哉温伯子,言望至公知。

莫问休持钵,从贫乞已疏。侯门叨月俸,斋食剩年储。

簪履三千外,形骸六十馀。旧峰呵练若,松径接匡庐。

莫问依刘迹,金台又度秋。威仪非上客,谭笑愧诸侯。

礼许无拘检,诗推异辈流。东林未归得,摇落楚江头。

莫问无机性,甘名百钝人。一床铺冷落,长日卧精神。

分已疏知旧,诗还得意新。多才碧云客,时或此相亲。

莫问关门意,从来寡往还。道应归淡泊,身合在空闲。

四面苔围绿,孤窗雨洒斑。梦寻何处去,秋色水边山。

莫问□□□,□□逐性情。人间高此道,禅外剩他名。

夏□松边坐,秋光水畔行。更无时忌讳,容易得题成。

莫问多山兴,晴楼独凭时。六年沧海寺,一别白莲池。

句早逢名匠,禅曾见祖师。冥搜与真性,清外认扬眉。

莫问衰残质,流光速可悲。寸心修未了,长命欲何为。

坐卧身多倦,经行骨渐疲。分明说此苦,珍重竺乾师。

莫问野腾腾,劳形已不能。殷勤无上士,珍重有名僧。

坐觉心心默,行思步步冰。终归石房里,一点夜深灯。


鉴赏:
唐代高骈

浮世忙忙蚁子群,莫嗔头上雪纷纷。

沈忧万种与千种,行乐十分无一分。

越外险巇防俗事,就中拘检信人文。

醉乡日月终须觅,去作先生号白云。


鉴赏:
宋代欧阳修

画堂人静,翡翠帘前月。鸾帷凤枕虚铺设。风流难管束,一去音书歇。到而今,高梧冷落西风切。

未语先垂泪,滴尽相思血。魂欲断,情难绝。都来些子事,更与何人说。为个甚,心头见底多离别。


鉴赏:
宋代苏轼

天怜豪俊腰金晚。故教月向松江满。清景为淹留。从君都占秋。

身闲惟有酒。试问清游首。帝梦已遥思。匆匆归去时。


鉴赏:
宋代张耒

个人风味。只有江梅些子似。每到开时。满眼清愁只自知。

霞裾仙珮。姑射神人风露态。蜂蝶休忙。不与春风一点香。


鉴赏:
宋代谢逸

落寞寒香满院,扶疏清影侵门。雪消平野晚烟昏。睡起懒匀檀粉。

皎皎风前玉树,盈盈月下冰魂。南枝春信夜来温。便觉肌肤瘦损。


鉴赏:
宋代毛滂

桃夭杏好。似个人人好。淡抹胭脂眉不扫。笑里知春占了。

此情没个人知。灯前子细看伊。恰似云屏半醉,不言不语多时。


鉴赏:
宋代赵彦端

劳顾曲。燕贡雅羞衣绿。鲁酒不能春味足。小杯空荐玉。

只愿此欢常续。莫序水边丝竹。明日朝参同趁六。犹期归骑逐。


鉴赏:
宋代吴文英

檐花旧滴,帐烛新啼,香润残冬被。澹烟疏绮。凌波步、暗阻傍墙挑荠。梅痕似洗。空点点、年华别泪。花鬓愁,钗股笼寒,彩燕沾云腻。

还斗辛盘葱翠。念青丝牵恨,曾试纤指。雁回潮尾。征帆去、似与东风相避。泥云万里。应翦断、红情绿意。年少时,偏爱轻怜,和酒香宜睡。


鉴赏:
宋代真德秀

两岸月桥花半吐。红透肌香,暗把游人误。尽道武陵溪上路。不知迷入江南去。

拱桥两岸红梅花儿刚刚绽放,露出鲜红的花瓣,散发着沁人心肺的清香。不知不觉地将游人误导,产生出许多幻想。自以为走进了武陵溪上的桃花林中,却不知已踏入江南迷人的红梅之乡。

红透肌香,暗把游人误:指梅花鲜红芬芳,让游人留恋不已,以致迷失道路。 武陵溪:即晋人陶渊明在《桃花源记》中所载的桃花源。

先自冰霜真态度。何事枝头,点点胭脂污。莫是东君嫌淡素。问花花又娇无语。

梅花啊,你本应是冰清玉洁的素装,为何却在枝头把胭脂涂上?莫非司春的女神不喜欢清淡,才为你化上这般浓艳的红妆?红梅默默不作回答,只是一副娇羞可人的模样。

态度:举止风度。 何事枝头,点点胭脂污:意为梅花原本素白,充满傲霜之态,现在却为何被脂粉污染? 莫是东君嫌淡素:莫非是春神嫌梅花太过素雅,所以为它染上脂粉?东君:日神,一说司春之神。


鉴赏:
  这是一首礼赞梅花的词作。  

  词的上片赞颂梅花的迷人之姿。首句入笔捉题,直截了当地写梅花“两岸月桥花半吐。”溪水岸边小桥两端的梅花已经绽蕾半开。紧接着直接写梅花半吐的风韵和游人对梅花的迷恋。那半开的梅花通体红透,香气四溢。“肌香”二字以美人暗喻梅花香气袭人冰肌玉骨的娇姿。正是梅花这绝代风彩,才使游人不知不觉中为其所吸引。一个“暗”字、一个“误”字把游人情不自禁的迷恋梅花的神态写足。以下二句“尽道武陵溪上路,不知迷入江南去”用东晋文学家陶渊明《桃花源记》中武陵渔人误入桃源、忘情迷途的典故,反衬江南梅花的迷人风姿。此二句是说人人尽说那“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桃花源记》)的武陵溪畔桃花林的美丽,却不知这梅花半吐的江南风景的迷人。对比之下,更突出这江南桥畔梅花的美丽,表现了主人公爱梅的情感。  

  如果说上片从色艳香浓的外部面貌来礼赞梅花的话,那么,下片则是从凌霜傲雪的内在品质来颂扬梅花。  过片“先自冰霜真态度”一句,赞扬梅花凌寒独放的坚强品格。“争先”二字突出梅花不畏严寒霜雪的精神,“态度”即姿态品格。紧接着词人用一设问:“何事枝头,点点胭脂污?莫是东君嫌淡素?”意思是:“梅花为何在冰霜严寒之中用胭脂般的红艳去点染枝头?莫非是司春之神嫌冬天百花凋零,色彩过于单调之故?”东君即司春之神。这一设问实质上旨在突出梅花凌霜傲雪的高风亮节,颂扬它给人们带来春的消息。煞尾句“问花花又娇无语”再度褒扬那娇艳的梅花,毫不炫耀自己,默默地装点人间春色。  

  古之人咏梅词极多,但大多从其冷艳着眼,抒发词人寂寞的情感。如陆游的《卜算子·咏梅》、姜夔的《暗香》、《疏影》等等。在他们的笔下,梅花是一个“寂寞开无主”、“此花幽独”的孤芳自赏的形象。而真德秀却能别出蹊径,一扫大多咏梅词人失意孤寂的怨艾,对梅花绰约迷人的风韵作了热情的描摹,对梅花凌霜傲雪的品格作了全面的褒扬。词的氛围热烈,格调高亢。词人真德秀幼即聪慧异常,四岁诵书,过目成诵。十五丧父,依赖寡母力贫教养,又得同郡人相助,才得以入学中举。宋理宗时官历泉州、福州知府,入为翰林学士,拜参知政事。他为人正直,凡是做官所到的地方,皆布惠政,廉声卓著。其学以朱熹为宗,提倡正学,与权奸韩侂胄伪学对抗,使正学得以复明。古代有诗品即人品的说法,由于作者艰苦修身进学、勤政为民、正直不阿的身世和为人,他对梅花的高风亮节进行满腔热情的礼赞,作品也显现出积极亢奋、开朗明快的格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