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李适

忧勤承圣绪,开泰喜时康。恭己临群后,垂衣御八荒。

务闲春向暮,朝罢日犹长。紫殿初筵列,彤庭广乐张。

成功归辅弼,致理赖忠良。共此欢娱事,千秋乐未央。


鉴赏:
唐代宋之问

合浦途未极,端溪行暂临。泪来空泣脸,愁至不知心。

客醉山月静,猿啼江树深。明朝共分手,之子爱千金。


鉴赏:
唐代张继

耕夫召募逐楼船,春草青青万顷田。

试上吴门窥郡郭,清明几处有新烟。


鉴赏:
唐代卢纶

碧霄孤鹤发清音,上宰因添望阙心。睥睨三层连步障,

茱萸一朵映华簪。红霞似绮河如带,白露团珠菊散金。

此日所从何所问,俨然冠剑拥成林。


鉴赏:
唐代武元衡

五部拥双旌,南依墨客卿。关山迥梁甸,波浪接湓城。

烟景迷时候,云帆渺去程。蛤珠冯月吐,芦雁触罗惊。

浦树凝寒晦,江天湛镜清。赏心随处惬,壮志逐年轻。

舟楫不可驻,提封如任情。向方曾指路,射策许言兵。

兰渚歇芳意,菱歌非应声。元戎武昌守,羊祜幸连营。


鉴赏:
唐代皇甫镛

华馆沈沈曙境清,伯劳初啭月微明。

不知台座宵吟久,犹向花窗惊梦声。


鉴赏:
唐代白居易

老辞游冶寻花伴,病别荒狂旧酒徒。

更恐五年三岁后,些些谭笑亦应无。


鉴赏:
唐代张祜

高阁去烦燠,客心遂安舒。清流中浴鸟,白石下游鱼。

秋树色凋翠,夜桥声袅虚。南轩更何待,坐见玉蟾蜍。


鉴赏:
唐代唐彦谦

湖田十月清霜堕,晚稻初香蟹如虎。扳罾拖网取赛多,

篾篓挑将水边货。纵横连爪一尺长,秀凝铁色含湖光。

蟛蜞石蟹已曾食,使我一见惊非常。买之最厌黄髯老,

偿价十钱尚嫌少。漫夸丰味过蝤蛑,尖脐犹胜团脐好。

充盘煮熟堆琳琅,橙膏酱渫调堪尝。一斗擘开红玉满,

双螯uT出琼酥香。岸头沽得泥封酒,细嚼频斟弗停手。

西风张翰苦思鲈,如斯丰味能知否?物之可爱尤可憎,

尝闻取刺于青蝇。无肠公子固称美,弗使当道禁横行。


鉴赏:
唐代韦庄

解缆西征未有期,槐花又逼桂花时。鸿胪陌上归耕晚,

金马门前献赋迟。只恐愁苗生两鬓,不堪离恨入双眉。

分明昨夜南池梦,还把渔竿咏楚词。


鉴赏:
唐代李中

十年孤迹寄侯门,入室升堂忝厚恩。游遍春郊随茜旆,

饮残秋月待金尊。车鱼郑重知难报,吐握周旋不可论。

长恸裴回逝川上,白杨萧飒又黄昏。


鉴赏:
唐代齐己

衡岳去都忘,清吟恋省郎。淹留才半月,酬唱颇盈箱。

雪长松柽格,茶添语话香。因论乐安子,年少老篇章。


鉴赏:
唐代齐己

松门高不似侯门,藓径鞋踪触处分。远事即为无害鸟,

多闲便是有情云。那忧宠辱来惊我,且寄风骚去敌君。

知伴李膺琴酒外,绛纱闲卷共论文。


鉴赏:
宋代朱敦儒

插天翠柳,被何人,推上一轮明月。照我藤床凉似水,飞入瑶台琼阙。雾冷笙箫,风轻环佩,玉锁无人掣。闲云收尽,海光天影相接。

门前的翠柳不知道被谁人推上了一轮皎洁的明月,如凉水一般照在我的藤床上,如此良辰美景,我思绪飘飞幻想着飞入瑶台月宫,这里雾冷风轻,隐隐可闻的笙箫声,和仙子的环佩之声,大约她们正随音乐伴奏而飘飘起舞。

瑶台:神仙居处。李白《清平调》有“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琼阙(quē):精巧华美之楼台。

谁信有药长生,素娥新链就、飞霜凝雪。打碎珊瑚,争似看、仙桂扶疏横绝。洗尽凡心,满身清露,冷浸萧萧发。明朝尘世,记取休向人说。

据说有可以使人延寿的药。然而“长生”的念头,只不过是世俗的妄想。两袖清风,满身清露,寒冷浸湿了萧条的白发,朝廷的政务,不可为俗人说。

素娥:月宫仙女“嫦娥”。因月色白,故称“素娥”。 争:怎么。如“争似”、“争忍”、“争知”、“争奈”等等。 萧萧:头发花白稀疏貌。


鉴赏:
  这是一首咏月词。

  开篇“插天翠柳,被何人、推上一轮明月?”以问句起。这份奇丽“月上柳梢头”的景象恰是躺柳下“藤床”纳凉仰看天宇者才能产生的幻觉:“翠柳”伸向天空,而“明月”不知不觉便出现了,如同被推上去一样。加之月夜如水一般的凉意,更会引起美妙的幻想,于是纳凉赏月的词人飘飘然“飞入瑶台琼阙”。“雾冷笙箫”以下写词人凭幻想飞入月宫后所闻、所见及所感。这里雾冷风轻,隐隐可闻“笙箫”,和仙子的“环佩”之声,大约她们正随音乐伴奏而飘飘起舞吧。然而“玉锁”当门而“无人掣”,说明月宫清静,不受外界干扰,原本打算寻声暗问的词人不觉感到怅然。回顾天空,是“闲云收尽”,海光与月光交映生辉,炼成一片令人眩惑的景象。

  过片:“谁信有药长生?”则针对关于月宫的传说,抒发自己的见解。据说有玉兔捣药,这药可以使人延寿的。然而“长生”的念头,只不过是世俗的妄想。月中,只有“素娥新炼就”的“飞霜凝雪”而已,并没有什么长生不老药。词人看来,人间那些“打碎珊瑚”之类的夸豪斗富之举,远比不上赏玩月中枝叶扶疏的仙桂来得超凡脱俗。“打碎珊瑚”出于《世说新语。汰侈》石崇和王恺斗富的故事,这里信手拈来,反衬月中桂树之可爱,自然惬意。作者通过如此清空的笔墨,勾画出一个美丽、纯洁、没有贪欲的境界。这里,他两袖清风,“满身清露,冷浸萧萧发”,感到凡心洗尽,有脱胎换骨之感。然而,这一切不过是月下的梦,尽管美丽动人,却又无从对证,只能自得于胸怀,不可为俗人说。故结云:“明朝尘世,记取休向人说。”深沉的感喟和对尘世的深切厌倦见于言外。

  这首词写藤床上神游月宫之趣,其间融入了月的传说,其境优美清寂,塑造了一个冰清玉洁的世界,似乎有意与充满烽烟势焰的人间对立。故前人或谓其为“不食烟火人语”。


赏析二

  “插天翠柳,被何人、推上一轮明月?”高耸人云直冲向天的翠柳几乎要够得着皎洁的月亮。词人笔触极其夸张,将这种奇崛的景象用问句道来:不知是谁推了翠柳一把,让它直耸月宫?如此一来,更给景色增添了几分神秘和瑰丽,且营造出一种清婉、美妙的气氛。

  “照我藤床凉似水,飞入瑶台琼阙。”词人的写作角度开始转变,上写天空中的明月,下写月光洒满床铺,空间感十足,一仰一俯,自然衔接。银亮的月光洒在床上,似凉水一般给人以寒意。词人惬意之中觉得自己仿佛飞入月宫,看见琼台仙阁。

  词人飞人琼台仙阁之后,又臆想出一系列所见所感,“雾冷笙箫,风轻环佩,玉锁无人掣。”白蒙蒙的雾笼罩着整个月宫,增添几分迷离之感,沉郁顿挫的箫声若隐若现、可远可近,微风徐来,环佩之音叮当作响。作者运用一些悠远,冷清的意象,如“雾”、“笙箫”、“环佩”、“玉锁”等,极力打造一个冰清玉洁、与世隔绝的仙境。在词人看来,月宫是个极清净、神秘的处所,既没有天兵天将把守,又没有玉锁把门。“闲云收尽,海光天影相接。”等云朵散去之后,又呈现出“海天相接”的光辉胜景,美不胜收。

  词人在下阕开头又用问句开篇,前后呼应,“谁信有药长生,素娥新炼就,飞霜凝雪。”与上阕不同的是,这是个设问句。作者自问自答,对于谁有长生不老药这一问题,给出了自己的回答。他认为,所谓不老药,不过是嫦娥新炼制的凝霜而已,而非传说中的玉兔捣药。这也体现了词人立意上的标新立异。

  “打碎珊瑚,争似看、仙桂扶疏横绝。”被石崇斗富时打碎的那株枝繁叶茂的名贵“珊瑚”,远远没法跟月宫中玲珑的桂树相提并论。“横绝”二字生动形象地突出月宫桂树的不同凡响、超凡脱俗。

  “洗尽凡心,满身清露,冷浸萧萧发。”词人之前所有的铺叙都是为了抒发内心的感受,此三句一语中的,是全词的主旨句。“洗”字意在表明作者的心志,脱去尘世的外衣,给心灵以洗礼。但词人的心态和志向都是压在心里的一个梦,“明朝尘世,记取休向人说。”这种隐逸脱俗情怀恐怕尘世之人无法理解,自然也不必向外人道来。语意深沉,感慨痛切。

  该词写藤床上神游月宫之趣,其间融入了月的传说,其境优美清寂,塑造了一个冰清玉洁的世界,似乎有意与充满烽烟势焰的人间对立。

宋代李处全

金节照南国,画戟壮陪都。严谯鼓角霜晓,雄胜压全吴。葱茜采香古径,缥缈折梅新奏,春事早关渠。谁识使君意,行乐与民俱。

披绣幌,薰宝篆,引琼酥。黄堂当暇,宾幕谈笑足欢娱。看取十行丹诏,遥指五云深处,归路接亨衢。玉佩映鸳缀,不老奉轩虞。


鉴赏:
宋代刘过

水浴芙蓉净。护浓香、迟开半敛,靓妆临镜。长忆耶溪薰风里,年少红颜照映。夜露冷、酒随香醒。回首当时同舟侣,为相思、怕折琼瑶柄。千万缕,意难罄。

玻璃三万六千顷。洗精神、尘埃尽绝,敻然端整。浪蕊年来都慵问,爱此浓情淡性。待移种、灵根玉井。太一真人今何在,取高花、十丈供烟艇。来伴我,泛清影。


鉴赏:
宋代高观国

云唤阴来鸠唤雨。谢了江梅,可踏江头路。拚却一番花信阻。不成日日春寒去。

见说东风桃叶渡。岸隔青山,依旧修眉妩。归雁不如筝上柱。一行常见相思苦。


鉴赏:
宋代冯取洽

九日明朝是。问宜轩何事,今朝众宾交至。长记每年八月八,曾庆饮仙出世。直推到、于今何意。要待千崖秋气爽,向东篱、试探花开未。挝急鼓,舞长袂。

主人臭味花相似。笑争春、红紫低昂,转头扫地。独占西风摇落候,旋屑黄金点缀。做得个、秋花元帅。旧说东阳流菊水,饮之者、寿过百余岁。泛此酒,劝公醉。


鉴赏:
宋代方岳

河南灵地,信从生俊杰,皆由天佑。见说簪缨称世袭,复是青毡还旧。学海渊源,笔端锋镝,未逊谁居右。使台暂赞,直须黄阁环召。

欣过初度良辰,中元节过,九日方称寿。好看莱衣□舞处,尽羡一门三秀。名过河东,迭居宰职,复见韦平胄。祝君遐算,南山松柏长茂。


鉴赏:
宋代黄裳

世间言笑,天上谁欢聚。河汉涵秋静无暑。望丹霄杳杳,云幄俄开,缘会远,空引时情万缕。彩楼人送目,今夕无变,巧在灵丝暗相许。爽气御西风,众乐难寻,乘槎看、鹊桥初度。过几刻良时、早已分飞,向月下何辞,十分芳醑。


鉴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