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李邕

彩云惊岁晚,缭绕孤山头。散作五般色,凝为一段愁。

影虽沉涧底,形在天际游。风动必飞去,不应长此留。


鉴赏:
唐代张籍

赤水今何处,遗珠已渺然。离娄徒肆目,罔象乃通玄。

皎洁因成性,圆明不在泉。暗中看夜色,尘外照晴田。

无胫真难掬,怀疑实易迁。今朝搜择得,应免媚晴川。


鉴赏:
唐代白居易

西风飘一叶,庭前飒已凉。风池明月水,衰莲白露房。

其奈江南夜,绵绵自此长。


鉴赏:
唐代白居易

晓报樱桃发,春携酒客过。绿饧粘盏杓,红雪压枝柯。

天色晴明少,人生事故多。停杯替花语,不醉拟如何。


鉴赏:
唐代白居易

年颜气力渐衰残,王屋中峰欲上难。顶上将探小有洞,

喉中须咽大还丹。河车九转宜精炼,火候三年在好看。

他日药成分一粒,与君先去扫天坛。


鉴赏:
唐代施肩吾

扶桑枝边红皎皎,天鸡一声四溟晓。

偶看仙女上青天,鸾鹤无多采云少。


鉴赏:
唐代温庭筠

捣麝成尘香不灭,拗莲作寸丝难绝。红泪文姬洛水春,

白头苏武天山雪。君不见无愁高纬花漫漫,

漳浦宴馀清露寒。一旦臣僚共囚虏,欲吹羌管先汍澜。

旧臣头鬓霜华早,可惜雄心醉中老。万古春归梦不归,

邺城风雨连天草。


鉴赏:
唐代罗邺

烟收绿野远连空,戍垒依稀入望中。万里山河星拱北,

百年人事水归东。扁舟晚济桃花浪,走马晴嘶柳絮风。

乡思正多羁思苦,不须回首问渔翁。


鉴赏:
唐代韩偓

湘浦梅花两度开,直应天意别栽培。玉为通体依稀见,

香号返魂容易回。寒气与君霜里退,阳和为尔腊前来。

夭桃莫倚东风势,调鼎何曾用不材。


鉴赏:
唐代翁承赞

雨中妆点望中黄,句引蝉声送夕阳。

忆昔当年随计吏,马蹄终日为君忙。


鉴赏:
唐代皎然

鶺鴒中峰近,高奇古人遗。常欲乞此地,养松挂藤丝。

昨闻双旌出,一川花满时。恨无翔云步,远赴关山期。

跻险与谁赏,折芳应自怡。遥知忘归趣,喜得春景迟。

已见郢人唱,新题石门诗。


鉴赏:
唐代齐己

春风吹蓑衣,暮雨滴箬笠。夫妇耕共劳,儿孙饥对泣。

田园高且瘦,赋税重复急。官仓鼠雀群,共待新租入。


鉴赏:
唐代水神

雪集大野兮血波汹汹,玄黄交战兮吴无全陇。

既霸业之将坠,宜嘉谟之不从。国步颠蹶兮吾道遘凶,

处鸱夷之大困,入渊泉之九重。上帝愍余之非辜兮,

俾大江鼓怒其冤踪。所以鞭浪山而疾驱波岳,

亦粗足展余拂郁之心胸。当灵境之良宴兮,谬尊俎之相容,

击箫鼓兮撞歌钟。吴讴越舞兮欢未极,遽军城晓鼓之冬冬。

愿保上善之柔德,何行乐之地兮难相逢。


鉴赏:
宋代姜夔

昔游未远,记湘皋闻瑟,沣浦捐_。因觅孤山林处士,来踏梅根残雪。獠女供花,伧儿行酒,卧看青门辙。一丘吾老,可怜情事空切。

曾见海作桑田,仙人云表,笑汝真痴绝。说与依依王谢燕,应有凉风时节。越只青山,吴惟芳草,万古皆沈灭。绕枝三币,白头歌尽明月。


鉴赏:
宋代卢祖皋

玉屏回梦月平兰。元来香冷衣单。柳风特地更将寒。吹上眉端。

云羽未回征雁,镜花空舞双鸾。去年芳径又斓斑。门掩春闲。


鉴赏:
宋代李公昴

绣谷流明帜。稳飞舆、茵柔草碧,盖欹松翠。遨首意行穷绝顶,彩榭千年胜地。远峰断、莽苍烟水。护日晴云收午暑,飒长风、振叶生秋思。笼雾炷,飘霞袂。

清明官府歌棠芾。且萧闲事外,下看玉城珠市。山色骄人逢此客,尘尾霏霏露碎。一笑又、羊衔新穗。田野欢声和气合,唤觥船、猛为鱼占喜。谁会得,醉翁意。


鉴赏:
宋代吴文英

翦横枝,清溪分影,翛然镜空晓。小窗春到。怜夜冷孀娥,相伴孤照。古苔泪锁霜千点,苍华人共老。料浅雪、黄昏驿路,飞香遗冻草。

将梅花从树上剪下来后,倒映溪中的梅枝影也即分成两截,但映在平静似镜的溪水中的梅影却显得更加空疏、自在。将梅花放置在窗台上,梅花的清香给居所带来了春的气息,独守广寒的嫦娥也将月光洒照在梅枝上陪伴。眼前的梅枝已有多年,枝上长着泪痕似的斑斑白霜般的苔藓,它与我头上的苍苍白发互相映衬。沿着驿道,踏着浅雪,将梅花的清香一路散发在浅雪中的冻草上,紧赶而来,终于在除夜黄昏时送到了。

横枝:指梅的枝条。 孀娥:即嫦娥。因她弃夫后羿奔月,故称之孀娥。孀,一本作“霜”。 古苔:有苔藓寄生在梅树根枝之上,称苔梅。古传苔梅有二种:宜兴张公洞之苔梅,苔厚花极香;绍兴之苔梅,其苔如绿丝,长尺余。千点:一本作“痕饱”。 苍华:花白。 驿路:有驿站的大道。 飞香:喻指梅。冻:一本作“冷”,一本作“暗”。

行云梦中认琼娘,冰肌瘦,窈窕风前纤缟。残醉醒,屏山外、翠禽声小。寒泉贮、绀壶渐暖,年事对、青灯惊换了。但恐舞、一帘胡蝶,玉龙吹又杳。

好像在梦中见到梅神冰肌玉骨,身披素缟在风中翩翩起舞。醉梦醒后,仍在幻觉中,仿佛听到翠羽啁唧的声音。时间已过很久,连插着梅枝的壶中泉水也渐渐由冷变暖。只见青灯上的灯光也渐转暗,室外已泛出晓光,忽然感到又一个新年到来了。但是害怕它们翩然起舞,就像蝴蝶和雪一样。

琼娘:许飞琼,传说中的仙女。《汉武帝内传》:王母“命侍女许飞琼鼓震灵之簧。” 纤缟:白色的衣裙。缟(gǎo),白色。 绀壶:指插梅枝的天青色水壶。绀(gàn),深青带红的颜色。


鉴赏:
  “剪横枝”三句,写友人寄梅前情景。首两句化用林逋《山园小梅二首》“疏影横斜水清浅”诗句,言古梅树生长在溪水傍,梅枝长得纵横飘逸,复庵将它从树上剪下来后,倒映溪中的梅枝影也即分成两截,但映在平静似镜的溪水中的梅影却显得更加空疏、自在。“小窗”三句,词人收到梅枝后的情景。言除夕夜词人收到了复庵寄来的古梅枝,就将它们放置在窗台上。梅花的清香给词人的居所带来了春的气息,独守广寒的嫦娥也将月光洒照在梅枝上陪伴词人共度除夜。关于“孀娥”,这里引神话传说,意谓嫦娥独守广寒宫凄凉孤苦,因而与同是孤苦一人独伴梅枝冷清清地过着除夜的词人同病相怜,所以洒照月光来陪词人共度除夜。“古苔”两句,点出一“古”字的特征。词人说:眼前的梅枝已有多年,你看它枝上长着泪痕似的斑斑白霜般的苔藓,它与我头上的苍苍白发互相映衬,足以使人相怜相惜了。这里“苍华”,既形容梅枝上的斑斑苔色,也指词人的花白头发。“料浅雪”两句,补叙送梅情景。料想复庵派人沿着驿道,踏着浅雪,将梅花的清香一路散发在浅雪中的冻草上,紧赶而来,终于在除夜黄昏时送到了我家。上片以时间为序,叙述了友人黄复庵的寄梅枝过程,层次井然。

  “行云”三句,写梦中梅神。关于“行云”,宋玉《高唐赋》说,神女“旦为朝云,暮为行雨”。而在这里,是说词人好像在梦中见到梅神冰肌玉骨,身披素缟在风中翩翩起舞。句中“冰肌”、“窈窕”是梅枝的特征,也是将梅花拟人化。“残醉醒”两句,写词人梦醒后感觉。题曰“除夜”,故词人独酌伴梅枝守岁,因酒醉而作梦,梦醒后人却仍在幻觉之中。所以杨铁夫《梦窗词全集笺释》:“梦中见琼娘,方以为真美人,乃醒来闻翠禽声,方知原来是梅。”“翠禽”句,化用梅神传说,据《龙城录》说:“隋开皇中,赵师雄迁罗浮,天寒日暮,见林间酒肆旁舍一美人,淡妆靓色,素服出迎。赵师雄不觉醉卧,既觉,在大梅树上,有翠羽啁唧其上。”词人即用这个传说,演化成一种人梅梦魂相交的意境。“寒泉贮”两句,写词人守岁伴梅达旦。此言时间已过很久,连插着梅枝的壶中泉水也渐渐由冷变暖。只见青灯上的灯光也渐转暗,室外已泛出晓光,词人忽然感到又一个新年到来了。“但恐舞”两句,述惜梅之心。“玉龙”,本喻下雪,这里却是将蝴蝶与白雪的飞舞都用以比喻梅花的凋落,并像它们似的漫天飘舞。这是词人由惜梅而至担心,可见词人对梅花是爱惜备至。下片以词人的心理活动为序,写词人得梅枝后的思维过程。

  此词并不是纯客观的咏物,而是以拟人化的手法托物寄情。因为是白梅,词人把它比作琼娘,也就是仙女许飞琼。词人以拟人手法赋予梅花以高洁的品质,同时在这个形象中寄托了自己的理想以及生不逢时的悲哀,这种感叹不仅限于个人,也透露了南宋末年的动乱、衰亡。

元代马致远

百岁光阴

百岁光阴一梦蝶,重回首往事堪嗟。今日春来,明朝花谢,急罚盏夜阑灯灭。

【乔木查】想秦宫汉阙,都做了蓑草牛羊野,不恁么渔樵没话说。纵荒坟横断碑,不辨龙蛇。

【庆宣和】投至狐踪与兔穴,多少豪杰。鼎足虽坚半腰里折,魏耶?晋耶?

【落梅风】天教你富,莫太奢,没多时好天良夜。富家儿更做道你心似铁,争辜负了锦堂风月。

【风入松】眼前红日又西斜,疾似下坡车。不争镜里添白雪,上床与鞋履相别。休笑巢鸠计拙,葫芦提一向装呆。

【拨不断】利名竭,是非绝。红尘不向门前惹。绿树偏宜屋角遮。青山正补墙头缺,更那堪竹篱茅舍。

【离亭宴煞】蛩吟罢一觉才宁贴,鸡鸣时万事无休歇。何年是彻?看密匝匝蚁排兵,乱纷纷蜂酿蜜,急攘攘蝇争血。裴公绿野堂,陶令白莲社,爱秋来时那些:和露摘黄花,带霜烹紫蟹,煮酒烧红叶。想人生有限杯,浑几个重阳节?人问我顽童记者:便北海探吾来,道东篱醉了也。


鉴赏:
元代商衟

远寄

粘花惹草心,招揽风流事,都不似今日个这娇姿。伶变知音,雅有林泉志。合欢连理枝,两意相投,美满夫妻相似。

【梁州第七】甘不过轻狂子弟,难禁受极纣勤儿。撞声打怕无淹润。倚强压弱,滴溜着官司。轰盆打甑,走踢飞拳。查核相万般街市,待勉强过从枉费神思。是他惯追陪济楚高人,见不得村沙谎厮,钦不定冷笑孜孜。可人,举止。为他十分吃尽不肯随时,变除此外没瑕玼。聚少离多信有之,古今如此。

【赚煞】好姻缘眼见得无终始,一载恩情似弹指,别离怨草次。感恨无言谩搔耳,后会何时?唱道痛泪连洒,花笺闷写相思字,托鱼雁寄传示。我志诚心一点无辞,无辞惮去伊身上死。


鉴赏:
清代龚自珍

一帽红尘,行来韦杜人家北。

满城风色,漠漠楼台隔。

目送飞鸿,景入长天灭。

关山绝,乱云千叠,江北江南雪。


鉴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