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徐氏

圣灯千万炬,旋向碧空生。细雨湿不暗,好风吹更明。

磬敲金地响,僧唱梵天声。若说无心法,此光如有情。


鉴赏:
唐代杨炯

御沟一相送,征马屡盘桓。言笑方无日,离忧独未宽。

举杯聊劝酒,破涕暂为欢。别后风清夜,思君蜀路难。


鉴赏:
唐代李峤

灿烂金舆侧,玲珑玉殿隈。昆池明月满,合浦夜光回。

彩逐灵蛇转,形随舞凤来。甘泉宫起罢,花媚望风台。


鉴赏:
唐代韦应物

洪炉炽炭燎一毛,大鼎炊汤沃残雪。疾影随形不觉至,

千钧引缕不知绝。未若同心言,一言和同解千结。


鉴赏:
唐代白居易

旅思正茫茫,相逢此道傍。晓岚林叶暗,秋露草花香。

白发江城守,青衫水部郎。客亭同宿处,忽似夜归乡。


鉴赏:
唐代张祜

一夜列三清,闻歌曲阜城。雪飞红烬影,珠贯碧云声。

皓齿娇微发,青蛾怨自生。不知新弟子,谁解啭喉轻。


鉴赏:
唐代曹邺

长安孟春至,枯树花亦发。忧人此时心,冷若松上雪。

自知才不堪,岂敢频泣血。所痛无罪者,明时屡遭刖。

故山秋草多,一卷成古辙。夜来远心起,梦见潇湘月。

大贤冠盖高,何事怜屑屑。不令伤弓鸟,日暮飞向越。

闻知感激语,胸中如有物。举头望青天,白日头上没。

归来通济里,开户山鼠出。中庭广寂寥,但见薇与蕨。

无虑数尺躯,委作泉下骨。唯愁揽清镜,不见昨日发。

愿怜闺中女,晚嫁唯守节。勿惜四座言,女巧难自说。


鉴赏:
唐代高蟾

阳羡溪声冷骇人,洞庭山翠晚凝神。

天将金玉为风露,曾为高秋几度贫。


鉴赏:
唐代皎然

廷评年少法家流,心似澄江月正秋。学究天人知远识,

权分盐铁许良筹。春风忆酒乌家近,好月论禅谢寺幽。

清白比来谁见赏,怜君独有富人侯。


鉴赏:
宋代苏轼

珠桧丝杉冷欲霜。山城歌舞助凄凉。且餐山色饮湖光。

共挽朱轓留半日,强揉青蕊作重阳。不知明日为谁黄。


鉴赏:
宋代毛滂

檀板一声莺起速。山影穿疏木。人在翠阴中,欲觅残春,春在屏风曲。

劝君对客杯须覆。灯照瀛洲绿。西去玉堂深,魄冷魂清,独引金莲烛。


鉴赏:
宋代赵长卿

小春时候,见早梅吐玉,裁琼妆白。点点枝头光照眼,恼损柔肠情客。暗里芳心,出群标致,经岁成疏隔。如今风韵,何人依旧冰雪。

冷艳潇洒天然,香姿肯易许,游蜂狂蝶。夜半黄昏担带了,多少清风明月。宋玉虽悲,元超虽恨,见了千愁歇。东君还许,有情取次攀折。


鉴赏:
宋代辛弃疾

种豆南山,零落一顷为萁。几晚渊明,也吟草盛苗稀。风流划地,向尊前、采菊题诗。悠然忽见,此山正绕东篱。

千载襟期。高情想像当时。小阁横空,朝来翠扑人衣。是中真趣,问骋怀、游目谁知。无心出岫,白云一片孤飞。


鉴赏:
宋代陈亮

的皪两三枝,点破暮烟苍碧。好在屋檐斜入,傍玉奴横笛。

烟霭浓,暮色苍,几枝疏梅分外亮。清瘦的枝条探过屋檐,把吹笛的美人轻轻依傍。

暮烟:傍晚的烟雾。 玉奴:美女。

月华如水过林塘,花阴弄苔石。欲向梦中飞蝶,恐幽香难觅。

石苔上花影婆娑,月华如水映照着林塘。想化作梦蝶向花飞去,又怕难觅她的幽香!

月华:月色。 苔石:长着青苔的石头。 飞蝶:用梁祝典故,二人两爱而无法长相守,最后化成彩蝶翩翩飞舞。


鉴赏:
  陈亮的这首词初看是咏梅,但并不单纯是为了咏梅,而是有所寄托,作者想借梅的高风亮节来比喻自己的卓尔不然。

  词的上片,作者用凝炼的画笔,似乎毫不经意地就点染出屋角檐下那两三枝每天都见到但并未留心过的梅的绰约风姿。“的皪两三枝,点破暮烟苍碧”,“的皪”,用这两字点出梅花的秀洁,但也只有两三枝,故并不显得繁艳。而在“苍碧”的暮烟衬托下,却还是十分醒目,所以特用“点破”二字,以示不凡。作者笔下没有给读者一个鲜花锦簇的热烈画面,而只以“两三枝”相点缀,似乎显得冷清。这是因为梅开于冬春之际,这使它与姹紫嫣红的春花不同,它的开放,要经受一番与严寒的搏斗。梅以虬劲的枝干和甚至显得稀疏的花朵,在万卉凋零的严寒中向世界显示了它独出的英姿,这孤傲给人以特殊的美感。人们折梅或画梅,往往只取一两枝,正不以繁华似锦为美。因此,词中“的皪两三枝”确是恰到好处的。而且,正因其少,才给人以“点破”“暮烟苍碧”的感觉。接下来,词人用带有主观情意的“好在屋檐斜入,傍玉奴吹笛”,使这梅介入人事,并赋予它以情感。

  词的下片更以抒情为主。换头两句不仅有承转作用,而且极力渲染夜色,造成一种优美静谧的境界,为写朦胧梦境创造条件。然后,作者别出心裁地以梦中化蝶、追踪香迹抒发自己对梅的喜爱和追求之情,乃更出新意。再续以“恐幽香难觅”一句为结,却言梦中虽可化蝶穿花,却因无法再寻觅到梅的幽香而若有所失,写出爱梅人对梅可见而不可及的微妙心理。如此虚虚实实、或梦或醒,既真切而又光怪陆离,把这梅的品格和词人的心境交织在一起来写,表达得曲折尽意,饶有余味。

  借物咏怀的手法,是中国魏晋之际的阮籍首创,他用此法创作了80多首诗词,此后,很多身居战乱中怀才不遇的诗人常采用这种手法来借物寄心,写怀述志。“咏梅”更是历代诗词作家耳熟能详的题材。所以,关于梅,无论从什么角度来描写,总难免除落入俗套之运。像众所周知的梅的高洁品格,这当然是必须突出的重点,但若纯粹地只从这点着眼,就势必会步前人后尘。如何从这里独辟蹊径,写出新意,那就得看作者的功力了。陈亮的这首诗词,从表面上看,显得平淡无奇,没有惊人之语,运用历史典故亦不多。但仔细品读,便会发现它仍是以新的手段写出新的志趣,并未落入前人窠臼,而实在是独具一格,精妙独到。

宋代方千里

长亭今古道,水流暗响,渺渺杂风沙。倦游惊岁晚,自叹相思,万里梦还家。愁凝望结,但掩泪、慵整铅华。更漏长,酒醒人语,睥睨有啼鸦。

伤嗟。回肠千缕,泪眼双垂,遏离情不下。还暗思、香翻香烬,深闭窗纱。依稀看遍江南画,记隐隐、烟霭蒹葭。空健羡,鸳鸯共宿丛花。


鉴赏:
宋代方岳

雪带边寒,渺愁予、雪中谁抱奇节。逊在扬州,逋老孤山,芳信顿成消歇。江南茅屋今安在,疏影瘦、祗堪叹息。归来未,沙头立尽,暮天云碧。

自笑梁园赋客。倚旧日鞍鞯,春风巾帻。问讯横枝,暖热新花,无处访寻诗阁。几年不见冰霜面,知谁共、批风支月。归来也,鸥盟不妨再结。


鉴赏:
宋代王奕

吾祖文中,曾于夫子,受罔极恩。有宇宙以来,春秋而后,三纲所系,万古常存。列国何时,东吴何地,十哲之中尚有言。况今也、与圣贤邦域,同一乾坤。

卑飞难傍天阍。但勃窣衔香拜圣门。要水看黄河,山登岱岳,鲁求君子,学究中原。虽有他人,不如同姓,仰止文星出禁垣。又安得,借蒙庄大瓢,酌泗水之源。


鉴赏:
宋代程节齐

瑶池开宴后,问甚处、赋蟠桃。有砌底芝兰,涧边苹藻,淑德方高。闺中秀、林下气,是寻常空委蓬蒿。相映鱼轩黄绶,行膺鸾锦金罗。

自惭半子误恩多。所祝意如何。愿台星旁映,寿星齐照,乐自陶陶。芝田阆风何在,但从今、岁岁此高歌。敬上一卮为寿,神仙九酝香醪。


鉴赏:
宋代白君瑞

江干蹭蹬,镇寻常、怀想京城春色。静倚山亭凝望处,惟见鸟飞云蓂。拂面埃尘,跳□□□,老却风流格。年来却有,短蓑轻棹胸臆。

闻与俊逸嬉游,笙歌丛里,眷恋中华国。况是韶阳将近也,应办青骢金勒。丰乐阑干,西湖烟水,遍赏苏堤侧。举觞须酹,天隅犀渚孤客。


鉴赏:
清代龚自珍

名场阅历莽无涯,心史纵横自一家。

秋气不惊堂内燕,夕阳还恋路旁鸦。

东邻嫠老难为妾,古木根深不似花。

何日冥鸿踪迹遂,美人经卷葬年华。


鉴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