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秦佚名

有车邻邻,有马白颠。未见君子,寺人之令。

众华车跑起来轱辘响粼粼,高头骏马额顶雪白如戴星。贵族青年还没进去见君子,等着守门的小臣通禀传令。

邻邻:同辚辚,车行声。 有:语助词。 白颠:马额正中有块白毛,一种良马。也称戴星马。 君子:此是对友人的尊称。 寺人:宦者。马瑞辰《毛诗传笺通释》:“寺人者,即侍人之省,非谓《周礼》寺人之官也。”王先谦《诗三家义集疏》:“盖近侍之通称,不必泥历代寺人为说。”

阪有漆,隰有栗。既见君子,并坐鼓瑟。今者不乐,逝者其耋。

君子门前高坡上栽着漆树,洼地里生长着茂盛的板栗。他诚惶诚恐地拜见了君子,君子邀他并肩坐下奏乐器。啊呀趁现在快及时行乐吧,人生易老转眼八十日偏西。

有:语助词。 君子:此是对友人的尊称。 并坐:同坐。鼓瑟:弹奏。 今者:现在。 逝:往。耋(dié):八十岁,此处泛指老人。

阪有桑,隰有杨。既见君子,并坐鼓簧。今者不乐,逝者其亡。

君子门前高坡上栽着蚕桑,洼地里长着茂盛的大叶杨。他诚惶诚恐地拜见了君子,君子邀他并肩坐把笙吹响。啊呀趁现在快及时行乐吧,说不定哪天闭眼进了天堂。

有:语助词。 君子:此是对友人的尊称。 并坐:同坐。鼓瑟:弹奏。 今者:现在。 逝:往。耋(dié):八十岁,此处泛指老人。 杨:古代杨柳通名。 簧:古代乐器名,大笙。


鉴赏:
鉴赏

  此诗首章从主人公拜会友人途中写起。一个处在上升时斯的新兴贵族,率领着众多仆从乘坐着戴星马拉的华车,去见朋友。车子跑起来,车声“邻邻”,如音乐一般好听,他仿佛在欣赏着一支美妙的曲子。正因为他有好心情,才觉得车声特别悦耳。最叫他得意的还是拉车的马,额头间长着清一色白毛,好似堆着一团白雪。白额的马,旧名戴星马,俗称玉顶马,是古代珍贵的名马之一。他特地点明马“白额”的特征,当然是要突出它的珍贵,更重要的则是借此衬托自己的尊贵。因而从开头两句叙述中,可以察觉到主人公的自豪与欢愉的情怀。紧接着三、四句便说自己已安抵朋友之家——这是一个贵族人家,非一般平民小户可比,未见主人之前,必须等待侍者的通报、传令。主人公如此说,无非是要突出友人门第高贵,突出友人的高贵,目的则在暗示自己也是有身份的。首章后两句是“言在此而意在彼”,自我标榜,可谓含而不露。

  第二、三章意思相同,说主人公受到朋友的热情款待。头两句借当时民歌中常用的“阪(或山)有×,隰(或泽)有×”的句式起兴,以引出下文,在意义上没有必然的联系。“并坐”表示亲热,他们是一对情投意合的朋友,一见面,就在一起弹奏吹打,亲密无间。主人一再劝告着:今日会面要尽情欢乐,转眼间我们就会衰老,说不定哪一天会死去。这里所表现的及时行乐的思想,与东汉《古诗十九首》中说的“人生非金石,岂能长寿考”、“人生忽如寄,寿无金石固”、“为乐当及时,何能待来兹”的话很相似,它们之间也许有着相承的关系。此诗“今者”两句尽管情调有点消极,但放在朋友间相互劝乐的场合,坦露襟怀,以诚待友,在酒席上流露出的人生短促的感伤,本可以理解,不必非要斥之以“腐朽”“没落”不可。

唐代李贺

东方风来满眼春,花城柳暗愁几人。复宫深殿竹风起,

新翠舞襟静如水。光风转蕙百馀里,暖雾驱云扑天地。

军装宫妓扫蛾浅,摇摇锦旗夹城暖。曲水飘香去不归,

梨花落尽成秋苑。


鉴赏:
唐代齐浣

茕茕孤思逼,寂寂长门夜。妾妒亦知非,君恩那不借。

携琴就玉阶,调悲声未谐。将心托明月,流影入君怀。


鉴赏:
唐代权德舆

上人远自西天竺,头陀行遍国朝寺。口翻贝叶古字经,

手持金策声泠泠。护法护身唯振锡,石濑云溪深寂寂。

乍来松径风更寒,遥映霜天月成魄。后夜空山禅诵时,

寥寥挂在枯树枝。真法常传心不住,东西南北随缘路。

佛川此去何时回,应真莫便游天台。


鉴赏:
唐代张籍

外郎直罢无馀事,扫洒书堂试药炉。门巷不教当要闹,

诗篇转觉足工夫。月明台上唯僧到,夜静坊中有酒沽。

朝省入频闲日少,可能同作旧游无。


鉴赏:
唐代施肩吾

心窍玲珑貌亦奇,荣枯只在手中移。

今朝故向霜天里,点破繁花四五枝。


鉴赏:
唐代杜牧

娟娟却月眉,新鬓学鸦飞。暗砌匀檀粉,晴窗画夹衣。

袖红垂寂寞,眉黛敛衣稀。还向长陵去,今宵归不归。


鉴赏:
唐代杜牧

曾与径山为小师,千年僧行众人知。夜深月色当禅处,

斋后钟声到讲时。经雨绿苔侵古画,过秋红叶落新诗。

劝君莫厌江城客,虽在风尘别有期。


鉴赏:
唐代周繇

潭心烟雾破斜晖,殷殷雷声隔翠微。崖蹙盘涡翻蜃窟,

滩吹白石上渔矶。陵风舴艋讴哑去,出水鸬鹚薄泊飞。

秋霁更谁同此望,远钟时见一僧归。


鉴赏:
唐代叶元良

多难全高节,时清轸圣君。园茔标石篆,雨露降天文。

义激忠贞没,词伤兰蕙焚。国人皆堕泪,王府已铭勋。

揭出临新陌,长留对古坟。睿情幽感处,应使九泉闻。


鉴赏:
宋代张先

衾凤犹温,笼鹦尚睡。宿妆稀淡眉成字。映花避月上行廊,珠裙褶褶轻垂地。

翠幕成波,新荷贴水。纷纷烟柳低还起。重墙绕院更重门,春风无路通深意。


鉴赏:
宋代黄庭坚

落帽晚风回,又报黄花一番开。扶杖老人心未老,堪吹谩有才情付与谁。

芳意正徘徊,传与西风且慢吹。明日余尊还共倒。重来未必秋香一夜衰。


鉴赏:
宋代张抡

一片闲云,山头初起。飘然直上虚空里。残虹收雨耸奇峰,春晴鹤舞丹霄外。

出岫无心,为霖何意。都缘行止难拘系。幽人心已与云闲,逍遥自在谁能累。


鉴赏:
宋代姚述尧

玉宇无尘露气清。凭高极目万山横。霜前白雁初传信,《笔谈》云:北方白雁,似雁而小,秋深则来。白雁至则霜降,北人谓之霜信。老杜《九日》诗云:“殊方日落玄猿哭,旧国霜前白雁来。”篱下黄花独有情。

乌帽侧,紫萸馨。尊前醉舞拥飞琼。明年此会知何处,不是鄱江是帝城一作“便合抟扶上玉京”。


鉴赏:
宋代辛弃疾

隔户语春莺。才挂帘儿敛袂行。渐见凌波罗袜步,盈盈。随笑随颦百媚生。

著意听新声。尽是司空自教成。今夜酒肠还道窄,多情。莫放笼纱蜡炬明。


鉴赏:
宋代程垓

小小腰身相称。更著人心性。一声歌起绣帘阴,都遏住、行云影。

闻道玉郎家近。被春风勾引。从今莫怪一东看,自压尽、人间韵。


鉴赏:
宋代卢炳

好风明月,共芙蕖、占作人间三绝。试问千花还□□敢与英姿同列。一曲千钟,凌云长啸,舒放愁肠结。人生易老,莫教双鬓添雪。

回首蝇利蜗名,微官多误,自笑尘生袜。争似玉人真妩媚,表里冰壶明洁。露下寒生,参横斗转,又听胡笳发。夜阑人静,一声清透云阙。


鉴赏:
宋代张炎

坐清昼。正冶思萦花,余酲倦酒。甚采芳人老,芳心尚如旧。消魂忍说铜驼事,不是因春瘦。向西园,竹扫颓垣,蔓萝荒甃。

风雨夜来骤。叹歌冷莺帘,恨凝蛾岫。愁到今年,多似去年否。旧情懒听山阳笛,目极空搔首。我何堪,老却江潭汉柳。


鉴赏:
元代丘士元

愁山闷海,沉吟暗想,积渐难睚。冷清清无语人何在?瘦损形骸。愁怕到黄

昏在侧,最苦是兜上心来。咱无奈,相思痛哉!独自静书斋。


鉴赏:
清代陈维崧

极目离离,遍地濛濛,官桥野塘。正杏腮低亚,添他旖旎;柳丝浅拂,益尔轻飏。绣袜才挑,罗裙可择,小摘情亲也不妨。风流甚,映粉红墙低,一片鹅黄。

离离:繁茂貌。

曾经舞榭歌场,却付与空园锁夕阳。纵非花非草,也来蝶闹;和烟和雨,惯引蜂忙。每到年时,此花娇处,观里夭桃已断肠。沉吟久,怕落红如海,流入春江。


鉴赏:
  此词咏菜花,并未明言“菜花”,却处处把菜花写得明丽鲜艳,婀娜多姿,贴切而又传神。上片描绘旖旎春光,大地美景。先写杏腮低亚,柳丝浅拂,作为衬托,再写菜花“映粉红墙低,一片鹅黄”。下片写其娇艳。“纵非花非草,也来蝶闹;和烟和雨,惯引蜂忙。”此花娇处,能使观里夭桃断肠。结句更渲染出春光无限。全词工丽别致,曲尽其妙,鲜艳明媚,含蓄蕴藉。